当前位置:主页 > 游戏

在线医疗噩耗不断,互联网医疗真只是黄梁一梦?

文章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7-07-08 10:40

  

在线医疗噩耗不断,互联网医疗真只是黄梁一梦?

  《移动医疗死亡名单》曾一度在业内热传,其中烈士名单不乏818药品网、壹药网等知名互联网医疗企业;去年,寻医问药网、就医160、好大夫等在线医疗平台又纷纷开始裁员;到了今年就连巨头百度也宣布了关停百度医生。互联网医疗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这么多平台纷纷倒下?

  野心勃勃的百度医生为何要关停?

  挂号是互联网医疗最早、最普遍的模式,百度进入互联网医疗行业时也选择了挂号、预约医生作为业务核心,并于2014年10月上线了网上预约挂号平台“百度医生”。但是野心勃勃的百度医生最终却只存活了两年多,今年4月1日无奈关停。

  百度医生上线时,挂号预约市场已经是饱和状态,劲敌不仅有阿里、腾讯两大巨头,还有无数中小企业也在争夺市场,百度医生与竞品在功能上大同小异,并没有取得多少优势。

  作为行业的后来者,百度医生为了迅速占领市场份额,选择通过合作或投资的方式将挂号资源集合到百度医生上来解决资源不足的问题,试图建成国内最大的挂号平台。然而,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与百度合作的一部分平台也有着同样的目标,作为竞争对手,这些挂号平台并不愿和百度共享全部资源。再加上京医通、北京市预约挂号统一平台、上海申康医院发展中心医联预约平台等有着一线城市优质号源的平台出于各种原因都没有与百度合作,导致百度医生的号源虽广,但是缺乏用户最需求的优质号源。

  挂号难是难在“挂专家号”,此类号源在线下已经是稀缺号源,医院即使愿意与线上挂号平台合作,能提供的稀缺号源也只有小部分,再加上互联网医疗也没能杜绝“黄牛炒号”,老百姓想通过百度医生挂专家号依然挂不到。

  此外,急功近利,盲目追求KPI是百度医生失败的最大原因之一。挂号不同于外卖或者打车,属于低频需求,百度医生却将挂号量作为KIP标准,为了实现“大跃进”似的季度目标,靠补贴、买流量等高成本方式实现挂号成交量,或是为了完成KIP忽视用户体验,在盲目追求KPI之下花高价买流量、为骗补贴在订单上作弊等情况也就应运而生。

  最后,在挂号这领域没有探索出可行的盈利模式可以说是百度医生以及其他所有同类产品的痛:一方面政策不允许院外中介机构在挂号费上加价;另一方面本来号源就紧张的医院也不愿意为挂号平台付费,大多数挂号平台只能靠医疗广告来实现盈利。

  曾经自称在线医生独角兽的好大夫为何面临裁员?

  好大夫作为最早进入互联网医疗行业的平台,过去只在线上问诊这一垂直领域深耕,不仅拥有全国数量最多的权威医生,在线上问诊的图文咨询、电话咨询等方面也一直领先于业界。即便如此,好大夫在去年还是因为现有业务盈利困难而进行了转型,盈利难的原因总结起来大致有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线上问诊主要依靠向用户提供付费咨询获得盈利,但以下三种客观原因的存在,使得国内使用线上付费咨询服务的用户仅有20%:其一,国内医疗消费方式不同于欧美等国家,国内诊费一直很低廉,可获取的利润非常低;其二,由于用户缺乏把线上咨询当做一项医疗服务意识,付费行为难以培养;其三,一方面政策不允许非实体医疗机构进行诊疗行为,线上问诊只能提供咨询服务;另一方面由于许多疾病病因复杂,或存在个体差异,需要借助仪器才能检查,仅是简单的图文、语音交流容易诊错,因此线上问诊能诊断的疾病很少。

  其次,线上问诊平台的核心竞争力在于医生资源。线下三甲医院掌握了最优秀的医师资源,但这部分医师资源因为长期存在的医患供需矛盾,并未能与线上问诊平台进行有效合作,线上问诊平台的医师资源多来自基层和民营医院。如此一来,线上问诊平台医生资源的质量仍然还是大大不如线下的三甲大型医院,患者选择看病还是会继续选择线下大型医院。

  最后,许多医师与平台合作只是为了将患者引向线下门诊。刚开始为了建立个人声望,兼职线上付费咨询的医生还会认真回答,当已经积累许多患者之后,医生回答质量随之下降,许多医生甚至以免费加号的方式直接让患者去门诊检查,线上付费咨询也就成为了空头话。

  不论是挂号、还是线上问诊都只是医疗行为的周边业务,并未深入医疗服务之中,患者最后还是去医院里消费。此外这些业务和线下医院的线上发展方向重合,很容易被医院的线上平台取代。尽管他们都试图改变国内医疗资源分布不均的局面,然而由于没有深入到医疗环节,只起到了缓解作用,也没能惠及真正有挂号难、求医难的人群。

  

在线医疗噩耗不断,互联网医疗真只是黄梁一梦?

  送药侠—药给力为何不再给力?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